【梦百/菠萝冰】天上掉下个阿波罗

·阿波罗X雪大

·雪国三傻日常

·欢乐向大脑洞

 

——————————

1

冬日的斯诺菲丽亚,天空阴沉,白雪皑皑。
福勒斯特对着手机画面上「50个妖精石抽10次」的按键,看天看地看左右,从寝宫精致的水晶大吊灯看到厚得能陷下去的天鹅地毯,又看了看四周窗帘上编着金丝的流苏,吞了吞口水。

呵,高贵的雪之一族怎么可能会为这种幼稚的游戏而紧张??
嗯……抽光了再充就好了。

福勒斯特想了想修尼那对着手机又喜又悲又尖叫又捶桌的样子,不明白这种明明有钱就是大爷的游戏修尼那小鬼怎么就一点儿身为王子的气度都没有。
呵,冷漠邪魅狂霸酷炫拽地一笑,福勒斯特稳稳地按下了屏幕上的「确定」键。

2

自从半个月前与天都定下了对这种叫「手机」的小铁块儿的进口协议,修尼就兴致勃勃地玩起了这个叫「梦王国与搞基的100王子」的游戏,每天沉迷得不行,还死活要安利自己当他好友互送水晶球。
说起来,安利又是什么?
唉,作为堂堂雪国的皇太子,帮助父皇分担国事、了解别国人民的生活状况、以及关心未成年的弟弟的兴趣爱好都是非常有必要的。福勒斯特在百忙之中不情不愿地入了坑,却没想到坑太深,下去了可就上不来了。

3

“嗯?你是说用这个石头就能在扭蛋里抽到我们???”
“对啊福勒哥。”修尼把页面点开到「在这个扭蛋中沉睡的王子们」那一页,指着图上那个一头银发血红眼瞳邪魅一笑的男人,“看,福勒哥,是你哦。”
“……嗯。”
太可疑了这照片是什么时候拍的居然就这样放在这个无聊的游戏里了都没有人问过我是否同意吗?话说什么叫“在扭蛋中沉睡”我什么时候睡进去的为什么我不知道??以及用妖精石抽到是什么意思我们堂堂雪之一族居然成为了别人的玩物??还有这里头好像还有很多别国的王子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一定是个阴谋啊说起来真的不会引发政治问题吗???

福勒斯特一把夺过手机,处理政务般一丝不苟地研究起来。
事关政局,不能松懈啊皇太子殿下。

4

神似美少女战士变身的配乐响了起来,平静的水面被打破,一枚发光的指环伴着数只美丽的蝴蝶破水而出,在眼前闪耀出一片白光。
光芒敛尽,眼前出现的是一方豪华的宫殿,殿内优雅高贵的装潢并不输自己此时所在的寝宫。一个黑色的剪影伫立其中,随着一颗颗旋转的五角星由左至右铺过,那黑影被瞬间点亮——

NEW!一个身披黑色披风的金发男人出现在眼前。
福勒斯特皱了皱眉,看着窗外明亮的阳光打亮屏幕上的「阿波罗」三个字。
这也是某个国家的王子吗?这人脸上的笑容真是……相当的碍眼啊。

5

等一下,阳光?
福勒斯特眼皮一跳。
没时间给他反应,随着小铁块里神秘乐音的继续,10连抽里接二连三地蹦出新的王子来。

呃……

「新王子的故事已经解锁」
「阿波罗」
「可以阅读新的王子故事」

再也没有什么红绸带包裹的NEW,没错,十张阿波罗。
福勒斯特只觉得自己的右眼皮一阵狂跳。作为人生第一发十连,这到底算坠机呢还是坠机呢还是坠机呢还是坠机呢?

左眼跳财,右眼跳灾。坠机坠到布雷阿尔修去了。
福勒斯特抬手擦了擦鬓角的汗。

等一下,汗???

6

“福勒哥!不好了!”修尼风风火火地冲进门来,一把拽住他的胳膊。
“诶?福勒哥这是你抽的十连吗?”听到熟悉的背景乐,修尼凑过头去看自家哥哥的手机屏幕。
福勒斯特顶着跳动的眼皮瞥了他一眼,一翻手把手机收起来:“出什么事了,修尼。”

切,小气。
修尼撇撇嘴,随即反应过来还是正事要紧,赶紧喊道:“不好了福勒哥!你快出去看看!天上忽然出现了十个太阳啊!”

7

连下了半个月的雪已经停了,斯诺菲丽亚这个季节原本人迹稀少的街道上此时挤满了围观的民众。
每个人都在吃力地抬头,却又很快因太过灼目的阳光而捂着眼睛低下头来。每个人都汗流浃背,屋檐上厚厚的积雪已经开始融化,变为一枚枚尖锐的冰锥一溜排开。

“哥哥!修尼!”古雷西亚在人群外下马,艰难地挤到他们身边,手里还拿着脱下来的外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天热得感觉连发卡都要融化了。”
“古雷西亚,你来了。”福勒斯特点点头,顺便打量着自家弟弟夹在双鬓那对雪花发卡。难道雪花形的东西和雪的熔点是一样的吗?
感觉到大哥狐疑地盯着自己脑袋的目光,古雷西亚莫名其妙地赶紧一指天上那由十个太阳组成的光芒万丈的爱心:“这……到底什么鬼?”

8

“天上…咳咳咳…同时出现…咳…十个太阳的现象,这在上古的域外传说中…咳咳…是有记载的。”
斯诺菲丽亚皇宫的议事厅里,已经九十九岁高龄的藏书阁大臣正在发言。
时值父皇和母后外出度假,国家居然出了这样闻所未闻的事。福勒斯特在长长的会议桌的一端正襟危坐,皱着眉吃力地听这位老臣边咳边念着天马行空的传说故事。旁边一左一右坐着古雷西亚和修尼,古雷西亚一直望着窗外,脸上写满了「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放我出去」,修尼更好,已经低头玩起了手机。福勒斯特低头扫了一眼,哼,果然又是那个幼稚的游戏。

“也就是说,在上古的传说中,只要用箭把多余的九个太阳射下来就好了?”福勒斯特修长的指尖在桌边点着,漂亮的银色睫毛低垂,思索着大臣们说的话:“可是刚才已经派骑兵队试过了,那些太阳分明与真的太阳无异,岂是弓箭所能射中的?”

皇太子殿下所言极是。整个会议室陷入不安的窃窃私语中。

“说起来,古籍中也没说那十个太阳有什么特别的排列吧?那这个爱心是什么恶趣味啊?”古雷西亚总算把视线转回了屋内,一针见血地提出整个事件中最匪夷所思的一点。

二王子殿下所言极是。整个会议室又陷入一阵屠杀脑细胞的死寂之中。

福勒斯特与负责王城安全的骑士团团长交换了一个担忧的眼神。本该是大雪纷飞的日子,却热得仿佛进了沙漠。任凭这十个太阳再这样晒下去,若是山上的积雪一日之内全部融化,恐怕王城是要被大水淹没啊。
正在束手无策之际,福勒斯特忽然听到身旁的修尼看着手机小声地“咦”了一声。
这小鬼,都什么时候了还玩游戏!福勒斯特正要发作,却听修尼忽然从凳子上蹦起来大喊一声:“我知道十个太阳是怎么回事了!真相只有一个!”

修尼,你也看克雷姆的侦探小说啊。  

 

9

“修尼,你的意思是,都是因为这个游戏?”古雷西亚凑过头去看福勒斯特的手机。

一阵欢快的片头曲过去,随着一个令人迷之不爽的声音傲慢地念出「梦王国与搞基的100王子」,游戏界面上出现了一个高大的金发男子,那表情一脸的目中无人。

“绝对没错的!”修尼低头戳戳点点,把自己的手机打开到一页递给古雷西亚:“古雷哥你看!”
古雷西亚望着屏幕眨眨眼,抬头看了眼福勒斯特。福勒斯特右眼皮还跳着呢,转过头去拒绝和自己的弟弟对视。
人与人之间真是一点默契都没有。古雷西亚今天离家出走了吗?

“是这样的,古雷哥。”修尼伸手扶了扶嘴边并不存在的烟斗,正色道:“虽然刚才福勒哥抽了蛋池还遮着不给我看……”
感受到福勒斯特十级冰霜的目光,修尼却并没有像平时那样乖乖改口。可能是因为天热吧?大侦探·修·真相·柯南·道尔摩斯镇定地举起手中的证物:“但是欢迎派对不会说谎!我刚才在寝宫明明看到福勒哥抽的是十连,可为什么欢迎派对却只有一个人呢?!”
“排除了一切不可能的,剩下的一定就是真相!”
“那就是——福勒哥!抽了整整十个阿波罗!”

……

“有话好好说。修尼你先从椅子上下来好吗?”
“哦。”

10

十个阿波罗,对应天上十个火辣辣的太阳。
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真没想到,现如今修尼也可以独当一面,为国分忧了啊。
比起某个成天闹着离家出走的家伙靠谱多了。福勒斯特赞赏地点点头。

“这件事情目前仍有三个疑点。”大侦探·修·真相·柯南·道尔摩斯的推理仍在继续。

“第一,为什么福勒哥在游戏里抽到的阿波罗会出现在现实中?
第二,为什么这十个阿波罗会排成一个爱心?
第三,也是最最最最可疑的地方——”

“阿波罗是开服送的王子,根本不可能在蛋池抽到。”

修尼的表情异常严肃:“这是一个Bu——噗!!”
古雷西亚很不合时宜地伸手戳了戳弟弟粉团子一样嫩嫩的脸。
啧,没忍住。

11

窗外阳光灿烂。负责会议记录的大臣一丝不苟地记下:
「斯诺菲丽亚·熏之月」
「天空中突然出现了十个太阳」
「第三王子·修尼殿下在会议上指出:这是一个Buff」

12

“喂!不许抓发卡啊!臭小鬼!”
“我才不是小鬼!古雷哥才是呢一把年纪了还那么幼稚!”
“哈?!居然说我幼稚?我是你哥哥啊喂敬语呢??”

眼看着主人们掐成一团,角落里一个堆满了冰块的沼跃鱼图案的充气泳池里,雪貂打了个哈欠蹭了蹭雪狐的脖子。躺在它们身后当枕头的雪狼懒洋洋地抬了抬眼皮:蠢死了,没眼看。

“……快放手啊你这小鬼!咦?”正撕着呢,空气中的炙热似乎陡然间减退了,从窗外吹来的风里带了一丝冰雪的凉意。
“诶?只剩下……五个了?!”
面对着两个傻弟弟惊疑不定的目光,福勒斯特挑了挑眉,冲他们摇摇手机:“王子训练啊。”

Duang!
手机画面上,蹦出闪瞎狗眼的「超成功!」三个字。 

 

13

尊贵的福勒斯特殿下只是轻轻动了动手指,天上的太阳就不见啦!惊喜的欢呼声顷刻间从宫廷蔓延到王城的大街小巷。

“噢?随便试了试还真是意外的有效呢。”福勒斯特眯了眯眼,金色的阳光跳动在他精致的雪白睫毛上:“把剩下的都训练了就可以恢复原状了吧。”

迅速选中剩下的几张阿波罗,按下「训练」键。代表日月光辉的权杖在画面上摇摆,随即化为一片灼目的白光——「超成功!」

“咦,又是超成功?”修尼惊讶地张大了嘴。福勒哥虽然十连坠机,训练可真是欧皇中的欧皇伊丽莎白女王呢!

“喂,别玩了,你们看那是什么?!”古雷西亚一手一个拽住正想好好讨论一下移民秘诀的两位,一脸压力山大你们快来承受一下不能我一个人瞎地示意他们赶紧抬头。

只见天空中的多余的四个太阳在轻快地旋转、聚拢后,合在一处蓦地如烟花般炸开——

「爱情突破!」

「爱情突破!」
「爱情突破!」
「爱情突破!」
「爱情突破!」
「爱情突破!」
「爱情突破!」
「爱情突破!」
「爱情突破!」

“这是……”福勒斯特退后一步,猛地伸手按住眼睛,感觉眼皮再这样狂跳下去他就要做基尔巴特第二了。

说起来明明是训练了两回,为什么会有九次爱情突破啊?真是好浮夸的作风……

来不及细想,随着一声响亮的狮吼,天空被一道金红的烈焰划破,在微微颤动的灼热空气中,两个闪耀的大字出现在王城上空——「觉醒!」

14·Fin

随着天空再一次恢复平静,街道上民众欢呼雀跃的声音透过高大的宫墙隐隐传来。人们都目睹了多余的太阳是如何消失,却鲜少有人看见那一道飞速降落城堡的金红色身影。

“哦?让我觉醒的人就是你吗?”
雄狮慵懒地伏在斯诺菲丽亚城堡前一片尚未消融的白雪中,身上金红的鬃毛如同烈焰燃烧。一个身穿白色骑装的男人正坐在狮背上,慢条斯理地打量着眼前尊贵的雪国皇太子。

“呵……”男人捋了捋额前被风吹乱的金发,蓦地一笑,神色间傲慢又轻佻:“长得真漂亮。”

福勒斯特周身的气温骤降了十度,极寒的冰雪之力伴随着盘旋的小雪花在手心中聚集——

“啵~”
阿波罗视若无睹地牵起那只雪白修长的手,亲了一下。

“你……大胆???!!!”
手心里的冰雪很不争气地融尽了。
阿波罗挑了挑眉,不耐烦地拍拍狮背:“快跟你的弟弟们告别了,我们走了。”
“谁要跟你走?!”
这人到底怎么回事?福勒斯特的脸色沉得像雪崩前的群山。感受到主人的愤怒,雪狼从屋子里冲出来,龇着牙站在雄狮面前。
“嗯?这小狗挺可爱的,也一起吧。”阿波罗伸手轻易地捏住雪狼的耳朵,转过头来对着福勒斯特展开一个傲慢又夺目的笑容——

“怎么,都爱情突破了,不看秘密故事吗?”



END



——————————————
………
「选中的成员将会离开」
「选择中有3星以上的成员」
「没问题吗?」

福勒斯特:「是」。 

 

【所以说好的欢乐向难道是个BE?!

【坑冷自产~感谢食用233333

评论(4)
热度(82)

© 一块酥肉 | Powered by LOFTER